牵引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牵引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淫悦二次元第一个世界名侦探柯南5再次中出池泽优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57:01 阅读: 来源:牵引车厂家

趴在冲野洋子柔软的娇躯上没多久,高木射就被嫉妒的不行的几个警员给强

行拉了起来。如果这些愣头青不插手的,高木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再在洋子的身

上躺一会儿。好好地嗅一嗅偶像明星身上那股清淡的香味儿。

而且通过刚刚那么一趴,高木总算通过「亲身体验」,大概掌握了洋子奶子

的大小。

「感觉胸罩很薄啊,跟屋里的款式应该差不多,看来洋子喜欢轻便型的。」

高木龌龊地想道:「不过戴这么薄的奶罩,又是仰面躺下,洋子的奶子还是那么

挺拔,就是不知道握在手里的感觉怎么样。」

在高木看来,光是乳房这一项,冲野洋子的分数要比佐藤美和子还有池泽优

子都要高。至于她和小兰胸前那一对坚挺地淑乳相比谁更好?恐怕只有亲自体验

过后,高木才能得出结论。

「不过洋子怎么好像在发抖?难道我刚刚把她吓到了?」高木看着坐在沙发

上似乎有些害怕的冲野洋子,觉得有点愧疚。他刚想凑上去开口说些什么,没想

到看到高木过来后的洋子连连摇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高木不知道,他对洋子的身体接触,以及刚刚和优子做爱时沾上的一点精液

的味道,让洋子重新回忆起了她最痛苦的一段记忆,所以才对高木表现的那么抵

触。

另一边,目暮警部才不管冲野洋子和高木在搞什么鬼,他直接开口询问:

「喂高木,你刚刚过来的时候想说些什么?」

高木下意识地回答:「装逼的事情放着我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的他,赶紧改口:

「啊不,我是说我知道案件的真相了!」

目暮警部眼前一亮,赶紧上前把高木拉到了客厅的正中央:「说说看,这起

案件的真相是什么?」

并不是目暮对高木这个菜鸟的推理能力表示认可,而是可以的话,他更希望

案件的真相是由在职的警察亲自解开的,而不是从侦探的嘴里说出——即使这个

侦探是他的好友,曾经的警察同僚毛利小五郎。

高木毫不客气地凭借记忆中的剧情,在一大伙警察、毛利一家人、还有两位

千娇百媚的明星前夸夸其谈:「案件的真相就是这个人是自杀的。」

他看目暮警部好像要开口说什么,又连续补充道:

「地摊上的湿痕是冰块融化后产生的,采集一些样本然后送去警视厅就能查

出来;」

「空调温度这么高是因为死者想把冰融化,所以特意调高的;」

「去死者的房子里找找,估计能找到日记,上面说不定记了事情的经过……」

「为什么自杀,是因为他在这里看到了优子,从背影上看,两个人几乎一模

一样;所以当死者发现,『冲野洋子』被他吓跑以后,直接丧失了生存的信念,

就自杀了。」

被高木这一连串推理搞得一愣一愣的目暮警部,过了好一会儿才理清了头绪。

「对啊,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目暮警部兴奋地拍拍高木的肩膀,转头吩

咐身边的警员:「马上去搜查死者藤江明义的住所,把看起来有记录日记的东西

全部带回来检查。」

比起觉得真相很可能就是高木说的那样的目暮警部,躲在沙发后愣是一句话

都没办法说出来的柯南是知道高木说的是真的——因为他推理的结果和高木说的

一模一样。对推理能力绝对自信的他,完全没有怀疑过推理错误的可能。

「这是哪来的警察?怎么以前帮目暮警部破案的时候没有见过?」

既然没有他什么事了,柯南也干脆从沙发后走了出来,往小兰身边走去。一

边走,一边还偷偷打量着站在那儿一副傻样,不停地被目暮警部夸奖的高木,心

里愣是有点不服气:「看上去和新人警察没什么两样啊,怎么能用和我差不多的

时间推理出真相?」

在柯南心里,名侦探必须有名侦探的风采,就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肯定是长

衣飘飘,一副滴仙人的模样。想想他自己(工藤新一),再想想他父亲工藤优作,

再想想古往今来各路小说电影里的名侦探,哪个不是一副高人的形象?

噢,唯一的例外可能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波洛侦探了。不过波洛给人

的印象也是智慧的长者,而不是高木现在给人的二愣子菜鸟形象。

搜查一课的长官目暮亲自下达的命令,还是很快地被下属警员执行了。不多

时,就有一名警察带着一本棕色的笔记本走进了屋里。

「警部,我们在死者的出租屋里找到了这个,里面写着他的日记。」

目暮翻了几张,上面记载的不是和冲野洋子分手后的日子多么苦逼,就是没

有一技之长的生活过的多么穷逼。直到最后,他终于找到了有用的信息:

「……我决定去洋子的住所去找她,我要亲口问她到底还爱不爱我。我要告

诉她,放弃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我一定不会犯同样的错误第二次了……」

目暮警部把日记本放回了密封袋里,扶了扶自己的帽子,低沉地说:「看来

真相和高木你说的一样啊,这就是一起误会引发的悲剧。」

门外目睹了这一切的小兰,大眼睛里已经积蓄起了晶莹的泪水。她用手捂着

小嘴,难以置信地小声说道:「怎么会这样……真实太可怜了……」

这时,高木突然察觉到有两道、啊不,是三道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分别

来自坐在沙发上的冲野洋子,双臂抱胸靠着墙壁站着的池泽优子……

以及仰视着自己,一脸疑惑的小不点柯南。

高木完全没有和柯南说话的意思,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先安慰一下冲野洋

子好了,毕竟人家的前男友刚刚在自己家里自杀。

「那个,洋子小姐,请节哀顺变。」高木想了想,决定对洋子说出自己的判

断:「虽然说这一切都是误会引发的,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认,那就是他并不是

值得你爱的男人。」

冲野洋子的眼神没有了光彩,憔悴地看着高木射,轻声问道:「为什么这么

说?」

「因为他有一万种方法自杀,偏偏选择在你家里结束自己的生命。」高木平

静地说:「虽然评论死者有些不敬,但在我看来,他特意调高空调温度,很难说

是不是存了试图毁灭自杀证据的险恶心思。如果他的计划得逞了,那么这间屋子

的主人,同样是前女友的你,一定是最大的嫌疑人。」

冲野洋子不是傻瓜,她听懂了高木的意思,也知道高木是为了安慰自己,心

里总算摆脱了之前因为闻到精液味道而产生的恐惧。她强行挤出一个微笑,向高

木道谢:「谢谢你,高木警官,我现在觉得好多了。」

另一边靠在墙上的池泽优子,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滋味。明明是自己和他做爱,

还被他中出了浓浓的精液,为什么高木要先和冲野洋子说话?

「不过没想到这个呆头呆脑的警察还挺聪明的,居然破案了。」池泽优子觉

得有些奇怪:「可他一直在卧室里和自己……和自己上床嘛,他是从哪找到的灵

感?难道说上床还能提供破案的灵感不成?」

这时目暮警部又开口了:「虽然杀人案已经结束了,但池泽优子小姐恐吓冲

野洋子小姐的案件还没有结束。」他看了看有些紧张的池泽优子,心里也拿不定

主意该怎么做,毕竟这种事可大可小,又没有对洋子造成什么直接的伤害。想不

出办法的目暮突然脑筋一转,干脆把决定权交给刚刚打出风头的高木射。

「高木,你觉得该对池泽优子小姐做出什么程度的处罚比较好?」目暮问道。

高木先是一愣,然后注意到面色紧张,故作倔强的眼神中带着隐隐哀求的池

泽优子,又想起刚刚她在自己身下被狠狠操弄的旖旎,感觉心里痒痒的,于是建

议道:「我觉得让她和冲野洋子道个歉,然后我把她带回警视厅,好好『教育』

一下她,让她写保证书,以后绝不再犯。」

听到自己要和冲野洋子道歉,池泽优子当时就想发飙。然而目暮警部觉得高

木的提议很好,直接采纳了他的主意。得到授权的高木笑嘻嘻地走到池泽优子前,

居高临下地望着愤愤不平地优子,笑眯眯地说:「快,快去和洋子道个歉,然后

跟我回去,让我好好『教育教育』你。」

听到高木特意把「教育」的读音咬的很重,优子一下子就明白了高木的意思。

一想到自己要被高木那根粗壮火热的鸡巴狠狠贯穿娇嫩的阴道,甚至还要被那硕

大的龟头往自己纯洁的子宫里喷洒出腥呼呼、热烘烘的浓稠精液,优子突然觉得

仿佛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进了自己的身体里,迷迷糊糊间失去了全部的力量,直

勾勾地倒进了高木的怀里。

「行,我跟你走,我去跟冲野道歉。」优子在高木的怀里嘟囔了一句。优子

已经感觉到,仅仅是倒在高木的怀里,下身已经有一小股淫汁悄悄地从阴道口涌

了出来,濡湿了自己的内裤。

帝王引擎的威力,竟恐怖如斯!就是三星淫圣,恐怕也不过如此!(斗破的

粉丝别打我)

随后,优子干巴巴地和洋子道了个歉,也没有追究优子心思的洋子也选择了

原谅她。接着,高木带着池泽优子回了警视厅,装模作样地说了两句后,就借口

天色已晚,自己要保护柔弱少女,愣是跟着池泽优子回到了她的公寓。

虽然已经不是像冲野洋子那样的一线明星了,但池泽优子的公寓依旧属于东

京里比较豪华的那一档。富丽堂皇的大厅和宽敞明亮的走廊,让还住在出租屋里

的高木射看的目瞪口呆,觉得自己是不是该转行去当艺人算了。

优子和高木一前一后进了屋,优子换好了拖鞋,把高木堵在门口玄关的位置,

故意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我已经安全到家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警察先

生。」

「话可不能这么说,作为优秀的警察,我必须在这里彻底检查一下有没有可

疑人物才行。」高木射嘿嘿一笑,也不穿拖鞋,光着脚硬是挤开了池泽优子,走

进了优子家的客厅。和冲野洋子家装饰朴素的客厅相比,优子的客厅可就奢华的

多。屋里的摆设不是镶金就是戴银,就连客厅天花板中间的那一盏吊灯,都是一

个金灿灿的迷你版枝形吊灯。

池泽优子很想说,高木射就是那个可疑的人物。但没等她开口,高木就伸手

将这个小有名气的明星横抱起来,往卧室旁的浴室走去。再次和高木的身体接触

的优子,除了嘴上不饶人,小拳头拍了几下高木的胸口外,也就半推半就地任由

高木扒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功夫,浴室里便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和优子若有若无的呻吟……

浴室里的优子乖乖地弯下腰,双手扶着浴缸边缘,屁股则高高撅起,将自己

褐色的小雏菊和已经被淫水打湿的阴部整个暴露在高木眼前。优子两片肥厚的大

阴唇往两侧外翻,像是一只肉红色的蝴蝶。因为唇瓣儿上沾满了湿黏的淫汁的关

系,在浴室明晃晃的灯光下,仿佛被抹了一层油似的,泛着淫荡的光泽。再往里

的两片小阴唇则薄的多,颜色也比大阴唇浅上一些。小阴唇也是微微地往外敞着,

中间小小的阴道口里,一小股透明的淫水因为阴道口附近的嫩肉的收缩,正往外

慢慢地涌出,顺着更加小巧的尿眼,最后濡湿了那一粒小小的阴蒂。

优子身后的高木同样是赤条条的,13厘米长的鸡巴已经直立了起来,肉棒

身上青筋暴起,紫红色的大龟头抵在了优子湿漉漉的阴道口周围。高木一只手握

着自己的鸡巴,龟头在优子肥美的阴唇上下磨蹭着。优子只觉得高木的龟头仿佛

撩在了自己的心上,蹭的自己心里痒痒的,体内的欲望也是越来越强烈。阴道深

处分泌的淫汁也越来越多,在阴道里嫩肉的挤压下,汩汩地流了出来,很快就打

湿了高木的龟头。

注意到自己的龟头也湿漉漉的高木,不由淫笑着说:「没想到优子你这么骚

啊,还没被我插进去就已经这么湿了。好歹也是个明星,被人碰一下,下面那张

嘴就开始流水,真不知道你的男朋友能不能满足你。」

被高木拨撩地欲火焚身的优子又羞又恼,但快要被体内的情欲冲昏了头的她,

只能发出似娇似嗔的埋怨:「你、你别胡说……我是被你强迫的……啊……啊……

太粗了……好深……啊……啊……」

还没说完,高木把两只手搭在优子丰满的肉臀上,鸡巴往前一挺,比高尔夫

球还大了两圈的龟头毫不留情地挤开了优子的阴唇,狠狠地捅入了优子水汪汪的

阴道里。虽然不久前才被高木的大鸡巴操了一顿,但优子的阴道显然还是不能够

适应高木肉棒的粗细,紧窄的阴道在高木大鸡巴的冲击下被迫被撑开,花径里的

嫩肉更是惨遭肉棒来回地剐蹭。

好在意志并不坚强的优子已经沉醉在高木胯下那具「帝王引擎」带来的快感

里了。相比起前不久被强奸时的痛苦,现在的优子更多地是在享受高木肉棒带来

的快感。她白皙的皮肤上已经染上了一层情欲的绯红,高高撅起的屁股也在轻轻

地摇动着,配合着高木肉棒的冲击。在高木肉棒的冲击下,明星体内最隐秘最纯

洁的花房也不得不吐出晶莹的淫汁。温热的淫水一股一股地浇在高木的龟头上,

最后顺着肉棒流出了被撑开的阴道口,洒在了地板上。

眼见身下的大明星已经被自己操的骚水直流,高木也就不用像之前那样担心

鸡巴过热的问题了。他用着以前在书上看到的「三浅一深」的方法,前几下鸡巴

都是在优子的阴道口附近蹭一蹭,让后突然用力,龟头直直地破开阴道里的肉壁,

带着整根肉棒塞满了优子又湿又紧的阴道。

「唔……唔……呃……太刺激了……啊……好深……啊……」

因为在自己家里的缘故,这次优子不用花心思压抑自己体内的快感,在高木

肉棒的冲击下,欢快地扭着屁股,高声地呻吟着,哪里像是被一个刚认识几个小

时的男人强奸的样子?

「呼……他妈的,优子你的屁股真会扭。」高木喘着气,一边享受着优子温

热而水润的花径,一边调戏着她:「老实跟我讲,你男朋友平常多久操你一次?」

「唔……啊……别、别提一郎……」没想到,平常骄横的池泽优子对自己的

男朋友倒挺满意的,断断续续地说:「他可不像你……嗯……啊……他、他才不

会强迫我做爱呢……」

高木嘿嘿淫笑,左手拍在了优子的屁股上,看着掌下的白肉荡起一阵阵肉浪,

然后大力地抓了上去:「原来你男朋友叫一郎啊?他知不知道你的小骚逼这么湿

这么紧啊?」

「唔……唔……我跟一郎……好久没做爱了……」被性欲完全支配了理智的

优子呻吟道:「我喜欢他的鸡巴,虽然没有你的大……啊……啊……好粗啊,你

的鸡巴比上原的还要大……」

从优子口中听到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高木不由得来了兴趣,一边操着优子

的紧逼,一边用手指轻轻戳着她小巧的菊花:「上原又是谁?你的奸夫吗?」

下身两穴同时被玩弄的优子一时间说不出话了,只能「嗯嗯呀呀」地娇喘着,

阴道快速地收缩着,紧紧地挤着高木粗长的肉棒。淫水更是不要钱似的,湿润了

自己阴道和高木鸡巴的每一寸角落,就连高木那两个黑不溜秋的卵蛋也蒙上了一

层油光。突然,优子的脑袋高高向上扬起,两瓣肉臀紧紧地并拢,把高木的大肉

棒死死地挤在了阴道里。

「嗯……嗯……啊、要去了、啊、啊……」

优子的呻吟的频率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大,随着最后的一声娇啼,体内

某一个一直紧绷的弦仿佛突然崩断了,脑子里空荡荡的一片,唯一能感觉到的就

是下体那儿的快感弥漫在了全身上下,舒服地连魂儿似乎都飞上了天。

而高木的得到了同样的快感。原本就比较紧窄的花径如今更是紧紧地包裹住

了自己的鸡巴,阴道里的嫩肉死死地压着肉棒的身子。淫汁从花径的每一个角落

里溢出,温温热热地浇灌着自己的阴茎。虽然穿越前他也和以前的女朋友做过爱,

但当时的鸡巴显然没有现在这根「帝王引擎」粗大,根本体会不到现在这种被包

裹的快感。

高木心情激荡之下,「帝王引擎」也是发生了变化。原本已经将优子阴道塞

满了的肉棒,再次涨大了一圈,长度更是达到了惊人的20厘米!在肉棒还有小

半截留在优子的阴道口外面的情况下,高木的龟头又一次碰触到了优子纯洁的子

宫口。

「啊……啊……轻一点……那里不行……呀……太深了……」

虽然之前已经被高木强行开宫,但优子依然很不适应这种奇异的感觉,一边

呻吟着一边向高木求饶。

「你放心,我会慢一点的。」高木安慰了紧张的优子一句。现在时间充裕,

自己又在冲野洋子家发射过一发,所以他可以用更温柔一点的手段,细细地品尝

身下这位小明星的娇躯。他松开抓着优子丰满臀肉的双手,向前一弹,抓住了优

子随着自己鸡巴冲击而不停晃动的乳球。两颗大奶子入手之后,高木双臂用力往

上一抬,在感受着优子乳肉的柔软之余,也把优子的上半身抬了起来。

现在,优子的姿势像是站在高木身前。这种姿势下,高木的龟头冲击优子子

宫口的力道会更小一些,而他也能腾出双手,把玩着优子白皙的乳房,感受着成

熟女性那丰腴的乳肉。

因为子宫口那儿传来的疼痛减轻了许多,优子的感知里几乎只剩下了阴道里

异样的充实感,以及一阵一阵的瘙痒。自己的两只大奶子也落入了高木的手里,

随着他的节奏被迫荡漾起一波波的乳浪。上下夹击之下,高潮过后的优子没有休

息的机会,马上又沉醉在了性欲的快感当中。

「唔……唔……好舒服……做爱原来可以这么舒服……啊……」优子淫荡地

叫着。

「你放心……呼……以后有的是机会……」高木贴着优子发热的耳朵,喘着

粗气说:「倒是你,还没告诉我上原是谁呢?」

被操的神魂颠倒的优子下意识地答道:「上、上原那个家伙才不是奸夫,他、

他是台里的拉赞助的家伙……啊……快、在快一点……」

听优子这么说,高木反而放慢了速度。不仅如此,还把大半个鸡巴抽了出来,

只剩下龟头浅浅地摩擦着优子阴道口里面的嫩肉。

「快说,你是不是也被他操过了?」高木挑逗着欲火焚身的优子:「不说的

话,小骚逼就别想吃到大鸡巴了。」

优子不满地扭了扭屁股,试着用阴道把高木的肉棒含住,然后整个吞进去。

但高木的肉棒有多大?更何况整根鸡巴沾满了优子花径里的蜜汁,滑溜溜的,哪

里是优子那么容易掌握的?没办法,优子一边忍着下体的瘙痒,一边断断续续地

说着:「以前有、有好几次,为了给剧组拉赞助,我去他、他的办公室里,给他

操……」

得到答案的高木也不再为难优子,腰胯往前一送,大鸡巴再次破开了湿软的

阴肉,填满了优子的阴道。不过他的问题还没完,只见高木一边抽送的鸡巴,一

边继续问:「继续说,你被他操过几次?还有别人吗?你有没有认识的明星也被

这样操过?」

小骚逼被大肉棒填满了的优子也不隐瞒,「恩恩呀呀」地呻吟道:「唔……

其实没操过几次,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和企业的人一起操我……唔……唔……但

他们鸡巴都没有你大,没什么感觉……至于其他人我也不知道,不过……不过上

原和台里其他人对冲野她们几个偶像一直很感兴趣……」

听到冲野洋子的名字后高木有些紧张了起来。虽然自己并没有处女情结,对

冲野洋子也仅仅只有性欲,但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能做那个给洋子开苞的

男人,于是他急忙追问:「那你觉得洋子有没有被他们操过?」

「不、不知道……」优子迷迷糊糊地说:「早就看冲野和她那几个偶像朋友,

什么地球淑女队不顺眼了,真希望看到她们被一群野男人按在地上轮奸……」

没得到答案的高木也不气馁,反正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自己用大鸡巴试一

下不就知道了嘛。倒是优子提起的「地球淑女队」引起了他的兴趣,他这才想起

来冲野洋子曾经和几个美女组成了一个偶像团体,估计就是这个什么淑女队吧。

一想可能还有几个和冲野洋子差不多的娇媚偶像,高木心里邪念大作,贴着优子

的耳朵蛊惑着她:

「只要你能给我创造机会,我就当着你的面干爆洋子她们几个的小嫩逼。」

高木兴奋地说:「想想看,几个女孩子无助地挣扎着,最后被我的大鸡吧捅进了

子宫,往里面灌满了浓浓的精液……」

沉醉在性欲里的优子仿佛回光返照似,眼神里多出了一些其它的情绪。只有

她自己能依稀清楚自己现在的感情——是对高木的憎恨?对男友一郎的愧疚?对

高潮时那种满足感的怀念?然后很快,这些统统化作了扭曲的恨意:

凭什么只有我有这种遭遇?凭什么冲野洋子她们几个小丫头可以每天开开心

心地唱歌拍戏?

池泽优子咬着牙,恨恨地说:「可以,我可以帮你找机会强奸那几个丫头。

但你必须答应我,我要在旁边拍照,而且必须让她们知道自己被强奸了……」

说完后,念头通达的优子再次陷入了性欲的旋涡中。她高声呻吟着,快速地

扭动着两瓣肉臀,甚至还把一只手吹了下去,用手指搓揉着滑溜溜的阴蒂。而得

到了满意答复的高木也抛开了其它念头,专心开发起身前优子那丰腴的肉体。已

经操弄了半个多小时的他也渐渐地产生了射精的念头,于是不再把心思放到抽插

的技巧上,而是加强了力道和速度,小腹和两粒睾丸「啪啪啪啪」地拍打着优子

白软的臀肉,鸡巴快速地摩擦着优子阴道壁上的软肉,大龟头更是一次又一次地

撞在了优子的花心。

「嗯……嗯……嗯……啊……好深……好爽……」

优子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又要飞走了,之前比高木龟头冲击的疼痛的子宫口,

似乎开始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虽然还是有些疼,但更多的是一种奇异的麻痒。

随着高木的龟头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这种麻痒感愈发地明显。优子的娇躯开始试

探性地随着高木肉棒前进的节奏向后靠,每当高木的肉棒挤开湿软的阴肉往前捅

时,优子的大白屁股都会紧紧地贴在高木的小腹上,花心也会和高木的龟头产生

更近距离的接触。

同样沉浸在性欲当中的高木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但他察觉到了每次阻挡自己

肉棒前进的一团厚软的东西,似乎正渐渐地松开,自己的龟头受到的阻碍越来越

小。大概明白优子的子宫已经可以承受龟头侵犯的他,再次加大了冲击的力量,

直到用尽全身的力气,像打桩机一样一下又一下地,把肉棒贯穿优子的肉穴。

「呀……啊……啊……太深了……好涨……肚子里好涨……」

此时的优子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压在那

根正在自己小穴里进进出出的大鸡吧。她放荡地淫叫着,大白屁股疯狂地扭动着,

紧窄的花径一边快速地收缩着,一边分泌着粘稠的淫汁。大量的淫水借着高木肉

棒往外抽的动作喷洒而出,在浴室的瓷砖上汇成了一滩滩小湖泊。还有的淫汁在

肉棒的阴肉的快速摩擦中变成了白白的沫子,黏在了高木的鸡巴上,仿佛给黝黑

的鸡巴洒了浅浅的白糖。

高木也享受着优子的肉体带给他的快感,射精的冲动也越来越强烈。他觉得

优子原本紧锁的花心也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于是屁股往后撅了一小段距离,让

自己的肉棒在优子的阴道里往后抽了一小段,然后在优子还没反应过来前,用力

地往前一捅!粗大的龟头势如破竹地破开了优子阴道尽头那柔嫩的花心,再一次

侵入了从未被其他男人侵犯的纯洁花房。

「啊!」又一次被高木的鸡巴捅进了子宫的优子脸色巨变,五官快要皱在一

起了,哀求地痛呼道:「不要!快拔出去!好疼!啊……」

精虫上脑的高木根本没听见优子在说什么,而是在优子的子宫和阴道里浅浅

而又快速的抽插着。他现在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的强烈,因为剧痛的缘故,优子阴

道收缩的非常厉害,所以高木能比以往更清晰地体会到肉棒被软嫩的阴肉紧紧包

裹着的快感。

不仅如此,充盈着优子淫液的花径,以及优子下体的温度,让高木感觉自己

整根肉棒都仿佛被泡在了温热的泉水中。而自己龟头那儿则是被优子纯洁的子宫

紧紧包覆着,优子的子宫仿佛有吸力似的,让高木龟头每一次进出时都格外地艰

难。

而这样带来的快感同样的非比寻常,不仅是宫颈那儿异常的紧致感,还有每

当自己龟头撞击厚厚的子宫壁时,龟头前段那种似疼似痒的感觉,还有看到身下

因为疼痛和快感交加而不停抽搐的优子所带来的暴虐感。

种种快感交杂之下,高木双目通红,喘着粗气,鸡巴做着最后的冲刺,大声

吼道:「呼、呼、呼、要射了,要射了!准备好,我要射满你的子宫还有骚逼!」

优子仅剩的理智让她开口哀求:「啊、啊、太深了、不要、求你了……啊、

啊、啊……快拔出去……嗯、嗯、嗯、啊、啊……」

「太晚了,我要射了!」高木低吼着,用着最后的力气向优子阴道最深处捅

了几下,在精关失守的最后一瞬间,将整个鬼头满满地塞在了优子的子宫里。下

一秒,热乎乎的精液像高压水枪一样,从高木龟头中间的马眼里喷射而出。

「啊!!!好烫!!!」被高木的热精一浇,身体传来的前所未有的快感和

再次被中出的耻辱猛然混在了一起,再次让优子迎来了一波高潮,屁股用力地往

里夹着,牢牢地将高木正不断颤抖着的肉棒锁在了自己的阴道里。带着体温的淫

水不断冲刷着高木的阴茎,最后和精液混在了一起,在高木将射完精的肉棒抽出

她的肉穴后,一大波一大波地从无法合拢的穴口里流了出来……

「啊……对不起一郎,我又被中出了……可是真的好舒服……」

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的优子突然觉得一阵疲劳涌上,随后身子一软,昏倒在

高木怀里。

(未完待续)

风暴之争手游官网正式版

帝国守卫战无敌版

七国单机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