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引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牵引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在掌声如潮的出口等你

发布时间:2021-01-21 09:03:06 阅读: 来源:牵引车厂家

我们,在掌声如潮的出口等你

去了沙漠,被一粒沙的浮沉打动,去了草原,被草原的辽阔感染。读到“我走碎步,漠上尘起。我吟风声,胡马驰过原野。”,我的脚步都轻盈了。风来,吹皱了思念,雨过,淋湿了心情。一花一草,都赋予了思想,开在人生的不同季节。一人一景,都猝不及防地给我欣喜,一路感动着,一路走来。

偶然间走进秦不渝的博客,看到散文《望乡》系列,那些灵动的文字瞬间打动了我,它们如精灵般跳跃着,诉说着思乡的情节,对父亲母亲的感念和家乡的风俗。“一记地图上毫不显眼之地,却顽固盘踞我心深处,日日夜夜盛名着。如果穿透岁月的浓稠迷雾,捡拾一瓣惦念的缘由摊开看时,注目的,定是那一眼清泠泠的井吧。”这是《马家槽里一眼井》里的开头,这样的一个开头,把我锁定在何家大坂的马家槽里,头一抬,便是那一眼井边人们的过往。那眼井边浓缩了一代人的艰辛,悲喜,彰显了一代人的博大,宽容。对于不渝,一杯茶,就冲淡了马家槽里曾经有过的黯然,有什么能浓于植根于那片土地的情,回乡的不渝迫不及待地饮下一杯茶,他说“毕竟,我是井哺养大的孩子,即使天涯行走,盛装回来,血脉深处总有一支井水浸融的根骨吧?”

那篇文,我打印出来,一遍一遍地念给孩子,也一次次地浸融自己。一杯茶,太淡了,解不了不渝思乡的焦渴。那是洋芋里煮沸的故乡,是白杨树守护的村庄,是油灯下的聊斋,一杯茶,怎敌留在草原的那一声叹息。一杯酒,太浓了,不渝的情是从内心深处溢出来的,带着体温,暖,却不焦灼。我喜欢带着情感的文字,柔柔的,一直往人的心里走,走到深处,还刻个痕。是什么能让人如此长久地惦念,是什么让人在人潮人海里留守注目,是什么让人一次又一次地想放下,却难以割舍,是情感,是溶了情感的文字。是不渝,是不渝的文字。

二尺绫,司马紫烟,霍小雀,只听听这些名字,就透了才情,带了侠气。不渝笔下的侠客是儒侠,提钢刀,却不忘吟一阙《凉州词》。江湖险不险恶,少侠不管,他却诗意地对爱着的人说“你一入城,我便沦陷”。不渝的武侠小说是干练的,三两句就把一个人物刻画了,“这‘二尺绫’,总在灯烬火灭子夜狡辩时突然现身,来时白绫漫天,去时漫天白绫,一出手,白绫扯喉,不死不休。”。不渝的武侠小说是精细的,细腻到不惜笔墨,“霍小雀泪眼婆娑。想起每次醉酒,清歌总会踏歌归来,舞剑相思,斩落廊下梨花如雨,罢后静卧暖榻,鼻息微鸣。而自己,烹茶煮雪,一夜相守。醒后他愧然下地,亲赐自己一环最温暖的拥抱。虽有小怨,却也心甘,那样的日子一直驻留在记忆深处,难以忘却。”

江湖上都叫不渝为少侠,喝酒的时候我也叫。看过不渝关于酒的文章,一篇《春日皇台闻酒香》,另一篇是《坛藏里缩放的春天》。不闻酒香,只读那些文字,人就醉了。“那酒,是他望乡的泪;那坛,是霍小玉的衣啊”,“总是凝望,故垒西边,一个叫皇台的地方;总是怀想,千年台下,一段寂寞的长眠”……一个人,如此深情地写关于酒的文字,他是爱酒的。据说,不渝能喝两斤酒,我只听过,没有见过。喝一斤呢,不渝能把在场的人都送回家。记忆中,不渝没有醉过,就算是醉了,他也没有醉态,一直清醒着的样子。酒,是好东西,要有度地喝一点,喝到不至酩酊。李白纵酒放歌,苏轼把酒问天,曹操对酒当歌,辛弃疾醉里挑灯,都传了不朽的文字在史册里。不渝呢,一嗅酒香,人便醉去三分,叮叮当当,就吟出“一瓶坛藏上桌,白底红釉,犹如小乔初嫁的衣”这样的文字来。再醉一些呢,就尽显了少侠的风采,不渝疾书“漠上清冷,江南已暖。沈白离拉了驼,就这么走进江南烟雨里。巍峨的祁连慢慢远失,绵绵的春雨渐渐淅沥,一路牵驼走来,赏的是小桥流水,闻的是吴侬软语,一袭沾满风尘的塞上裘衣早和这温软之乡格格不入,也兀自不管,任一干纳罕的眼神吞没自己。”

2014年3月8日,不渝创办了听雨楼公共微信,起初,觉得这个微信平台就像以前自己开办过的论坛一样,发一些文章,跟一些评论,燃烧一些日子,然后在一片相互赞扬声中渐行渐远。那些论坛有的已经关闭了,有些还开着,有一处没一处地发着些文章,有浏览,无评论,精彩与否,连发稿者都不曾关注。一些事,往往是因为有了前辙,有了辙上的印痕,所以让人有了看透了的自信,就像最初我对凉州听雨楼微信平台的认识。

在一个酒多了的深夜,未眠,便翻开听雨楼微信从第一期开始一篇一篇地读,越读越无地自容起来,越读越觉得辜负了听雨楼微信平台,辜负了秦不渝这个主编。《作家》《悦读》《关注》《图说》篇篇是精华,期期都是精品。凌晨2点多,我留言给不渝“听雨楼微信平台非常精彩,为不渝喝彩。”不渝回信:“努力为本土文化和作者摇旗呐喊,努力使文学回归生活原位,思考,博爱,充实,快乐。”

记忆中,不渝总是在匆忙中,匆忙地来聚会,匆忙地去医院看病人。每次聚会时,不渝总是来得很迟,单位工作忙,路途又遥远,家里孩子又小,大家总是耐心地等他。一次,等他等到晚8点多,他才来,那时,大家腹中只有酒,饥肠早已咕噜了。但是等不渝,就像等一个晚归的亲人,谁都有耐心。不渝还是一个好客的人,说好了别人请客,不渝却早早地付了银子。我请酒,总要问不渝,有没有时间来喝,在我心里,不渝不在,那酒就不得开瓶。

打开不渝的博客,有这样的一段介绍,秦不渝,原名王刚,80后,简居凉州。淡然,安静,酷爱文字,行走在生活低处,无字不欢。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拟出版:武侠小说集《大地红》,散文集《雕花墙上的青春》。正创作:长篇侠情小说《祁连血》长篇青春小说《子夜歌》。打开博文目录,是发表在《中外文艺》《中国文学》《大美中华》《华夏散文》《飞天》《长江文艺选刊》《黑河水》《情感文学》《洮河》《北方文学》《乌鞘岭》《西凉文学》《凉州文艺》等刊物上的文章,小说及其它。

在凉州听雨楼QQ群里有人问不渝,你的小说有一定的历史背景吗,不渝说,历史太厚重,无以承载。其实,有不渝的这种担当,有他“无字不欢”的这种追求,还有他字字珠玑的才情,我相信,他,承载起的不只是一段历史,他会书写一段历史。对正值青春的不渝来说,这是一个豪华的起点,那么,他踩在云端上,会腾起怎样的一个高度。顺风,顺势,只需他坚定地向上向前。

我们,会在一个花团锦簇,掌声如潮的出口,静候你。

液体灌装机

一池云锦靠谱吗

工厂食堂洗碗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