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引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牵引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东北小事之家风[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04:42 阅读: 来源:牵引车厂家

高中毕业那年,暑假期间没什么事,便去我舅舅家的养牛场帮忙,说是帮忙,其实就是去他们村里玩儿,顺便看看我的外婆。外婆双目失明,一直跟舅舅舅妈住在一起。

说是帮忙,其实就是每天在村里游荡,去麻将馆打打麻将,或者去表哥的鱼塘里钓鱼,要不然就是去松花江江边捡河蚌,晚上烧烤吃。

我那个远亲的出马仙二姨,老家也是这个村的,她家的祖辈和我姥姥家祖辈是邻居,所以就这么一代一代的交往下来了,后来她又和我母亲嫁到了我们村,因为是老乡又是邻居,所以走的非常亲近。

这一个多月的假期,我就准备在这个江边的村子里度过了。有同学找我出去旅游,都被我拒绝了,这个村子旁边就是松花江,钓鱼戏水都没问题,不过我是不会下水的,至于原因,请看之前我写的故事。村子往北三四十里就是大山,想爬山或者套兔子都可以,因为贫困落后,所以并没有开发,风景也自然是没话说。还有吃有住,谁还愿意折腾大老远去外地旅游呢?

住舅舅家住到八月初的时候,村子里有人家办起了丧事。原来是村里朴家的老太太死了,家里给老太太办了丧事就草草下葬了。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可是我在和舅舅喝酒的时候,舅舅就跟我说:“大外甥,你可得学好,咱们家不是啥大户人家,但是绝对不能学那老朴家!都缺了大德了!”

“他家咋的了?”我不明就里的问舅舅。

“他们家老太太有病,在炕上躺了五六年了,他们家不乐意伺候,就把老太太给闷死了。”舅舅说着,干了一杯啤酒。

“啊?这胆儿也太大了吧?不怕警察抓他们?”我被舅舅说的事情给惊呆了。

“抓啥呀,没看他家老太太都没停尸,直接就火化了吗?这就叫死无对证,警察都没招。”舅舅说着又夹了块猪头肉扔进嘴里。

我完全被舅舅说的事情震惊了,没想到现在这个年代,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我们村以前也有过一次女儿杀母亲的事,不过那也是为了遗产。这个老朴家我也知道,全家上下都没什么钱,穷的房子都快倒了也没钱修,只能用一根木头支撑着山墙。

就算家里穷,一个不能动的老太太又能吃喝多少东西?在我的心里是完全无法理解的。而且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下手,这心也太狠了。

“那朴老二闷死他妈,他大哥和他妹就不管?”我突然想起这老朴家一共兄妹三人,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现在虽然已经分家单过,但是每家都是村里有名的困难户。

“你以为这事儿就朴老二自己干的?这事儿他们哥仨都参与了,要是有不同意的,事儿早就闹大了。”舅舅感觉我想的太简单。

我无语了,三个子女谋害亲娘,虽然村里有一些人知道,但是却没有证据,就算举报到派出所,也调查不出什么来,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叮咚,现在时刻下午七点十三分,哦~哦~哦~(大公鸡的叫声,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打出来。。。大家自己脑补吧)”坐在炕上的外婆突然按响了她手腕上的盲人表报时。

舅妈带着表妹去老师家学毛笔字,双目失明的外婆一直坐在炕上听着我和舅舅唠嗑。听到我们说起老朴家的事,便插嘴说到:“他们家根儿就那个样!家风不好!”

我一听姥姥这话,看来还有别的故事啊,于是赶紧问:“姥姥,他家还有啥事儿啊?你给我讲讲呗。”

我舅舅也好奇的竖起耳朵听。外婆便缓缓的给我们讲老朴家的故事。

原来这老朴家,也是当地的坐地户(我们当地的叫法,表示这户人家祖籍就在这里)。当年死的这个朴老太太的婆婆,就是被朴老太太逼死的。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虽然我们这里属于少数民族地区,国家给颁发了毕竟多的粮食,但是家里人口的人家,依旧是不够吃。这朴老太太为了省粮食给儿子女儿,便和朴老头一起把自己的婆婆所在仓房里,活活饿死。

而这个婆婆,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欺负老人的主儿,在解放前,她嫁进老朴家,婆婆去世早,就剩下当年的朴家老爷子,老爷子身体不好不能下地干活,所以这个婆婆便每天只给公公每天吃一顿饭,公公要是自己做饭吃,便是又打又骂。在解放前有一年冬天的夜里,她更是以家里没柴火为由,让公公半夜出去打柴。在公公离开家之后,她便把大门和屋门全都上了锁。第二天早上发现公公被冻死在大门口。残害老人的事儿,是他们家祖传的,辈辈都这样,也难怪姥姥说他们家家风不好。

老朴家再往前的事情,就连姥姥都不清楚了。我听完之后就觉得这家人家太可恶了,居然每一辈都是这样对待老人。而舅舅好像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事情,不停的对老朴家骂骂咧咧。

“就他们家的事儿,村里上岁数的都知道。要不他家那么穷,都没人帮忙呢!你看村后老关家,以前比老朴家还穷呢,大家帮衬这几年,日子也过的好了,就老朴家,谁要想帮他们,家里老人都不带同意的。”姥姥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着。

>>

“老舅,要不咱整整老朴家这帮人吧。”我提议道。

“咋整?你还能上人家家里干仗去?等着警察抓你吧!你个小兔崽子可不行寻思那些事儿。下个月就上大学了,千万别出事儿。”舅舅以为我要去老朴家大闹一场,便劝阻我。

“你放心吧,我哪能干那事儿呢,你给我准备点地方,过几天我来几个朋友。”至于怎么收拾老朴家,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我当晚便给两个要好的同学打了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我这两个哥们儿以为要打架,第二天一早便蹬着自行车背着大砍刀来到了我舅舅家里。其实我家所在的村子离舅舅家的村子只有四十里的路,慢慢悠悠骑自行车两个多小时就能到。

看他俩这幅打扮,舅舅吓了一跳,以为我们要去老朴家砍人,直接把他俩的砍刀给没收了。我把老朴家干的缺德事跟他俩讲了一遍,他俩也觉得非常气愤。因为在我们村里,别说害老人了,对老人不孝,都要被人戳脊梁骨的。所以我们觉得必须给老朴家一个教训,最后我们商量决定装鬼吓唬吓唬他们三家,让他们认识到自己错了。

到了午夜,我们把自己的脸上化了浓妆,乍一看像老头老太太一样,这都是舅妈的杰作。我们偷偷的摸到了朴老二家门口,看见屋子里已经没了灯光,估计全家人都睡下了。我们便开始行动。

一个哥们儿趴在他家大门口,我和另一个哥们儿就在他家窗前来回的跑,不一会,屋子里的人就被惊动醒了。看到院子里有老头老太太不停的走动,而且都是生面孔,都吓坏了。龟缩在屋子里不敢出来。

最后还是朴老二胆子大,冲出了屋子大叫:“什么特么玩意儿?还上俺家闹来了!”

他出来的时候,我和另一个哥们儿就躲到了房子的两侧,只有趴在大门口的那个哥们儿,一下一下的往朴老二身边爬,一边爬还一边说:“儿啊,妈想你,让妈看看你啊。”

本来就是深夜,朴老二也看不清大门口爬行那人的长相,便真以为是老娘来索命了,就想往回跑。他刚一转身,突然发现我那个哥们儿已经站在他身后了,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来,就直接晕倒了。

而屋子里的人,别说出来救朴老二了,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全都用被褥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还不停的瑟瑟发抖。

因为我自己的声音怕被听出来,就让一个哥们儿站在窗台旁说:“你们明天得给我烧点纸,以后过年过节都不能忘了给我烧纸,要是敢对我不好,我就把你们全都带走。”

因为是盛夏,农村都是开着窗户睡觉,所以我们的话全都被朴老二家里人听的清清楚楚。于是我们偷偷摸摸的撤离了朴老二的家。

又在朴老大和他们妹妹家重复了一遍表演。朴老大更是胆小,连屋子都没有出,就被吓晕了而朴老大的儿子吓得从火炕上掉到了地上,也摔晕了,朴老大的老婆躺在火炕上也晕了,还不停的抽搐着。最后一家去的是朴三妹家,朴三妹的丈夫带着孩子回家看奶奶了,所以家里只有朴三妹一个人,也是吓得钻进被窝里不敢出来。我们站在窗台旁边说完话,便想走,可是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我们本来是三个人出来,可是现在站在大门口,我面前的却还是三个人,多了一个老太太。我正在惊恐的时候,突然听到我哥们儿开口了:“老舅,你咋也来了,你这妆化的比俺们仨好啊,也是我老舅妈给你化的吧?”

我也觉得舅舅化妆太像了,我这两个哥们儿没有见过朴老太太,我可是见过的,感觉跟老舅现在的化妆非常像。

那老太太朝着我们笑了笑,点了点头,但是没有说话。我便以为老舅不敢开口,因为一说话声音就露馅儿了。

“老舅啊,你说你化的这么像有啥用,俺们都闹完了,你没赶上吧!哈哈”另一个哥们儿也笑话老舅把时间浪费在化妆上,错过了好戏。

我也感觉这是我舅舅来凑热闹了,便不再浪费时间。我们偷偷摸摸的回到了老舅家,可是一进屋,就看到老舅和舅妈坐在饭桌旁等我们吃饭。

“老舅,你咋这么快?刚才还跟我们在一起呢,你咋先回来了?你是不是走近道了?”一个哥们儿一边洗脸一边说。

“你这孩子,说啥呢?你老舅一直在家等你们回来喝酒呢。”舅妈说到。

“不对啊,刚才俺们还看见老舅了呢,化妆的跟个老太太似的。俺们还跟你说话了呢。”另一个哥们儿用毛巾擦干了脸说道。

“净扯,刚才我在家你老妹儿睡觉呢,哪有功夫出去,再说老朴家的人都认识我,我要是去了不就露馅儿了!”老舅也不承认自己去过。

这下子我们都毛了,既然不是老舅,那我们看到的是谁?

>>

“你们看到的老太太说话了吗?”姥姥突然开口问道。

“没说话,好像连动都没动。就我们跟她说话来着。”我想了想说到。

“那你们可能是看见朴老太太了,她死之前就在床上躺了好几年,不会说话不会动,要不也不能让她子女给闷死了。”姥姥一边说着,还一边取下手腕上的佛珠搓了起来。

“姥姥,你可别吓我,用不用找我二姨给我破破啊?”一听说见鬼,我就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也行,明天早上让你老舅给你二姨打电话。你们这帮崽子啊,胆儿太大了,半夜装神弄鬼吓唬人。这事儿可不能说出去,要不人家该记恨你们了。”姥姥嘱托到。

答应了之后,我们仨便坐下来跟老舅舅妈喝酒吃饭,把我们如何吓唬那几家人的事情描述了一遍,又把朴老大全家是如何晕过去的,朴老二是如何摔倒的,全都详细的讲给了舅舅。舅舅和舅妈听完也觉得那家人活该,必须给他们点教训。

第二天给二姨打了电话,二姨说不必过来,在家里给我们掐算掐算就行。不一会儿,二姨便给我们回了电话,说老太太并没有害我们的意思,而是对我们打抱不平表示感激,所以昨天晚上也没有伤害我们。二姨还告诉我们放心,以后那老太太也不会缠着我们的。有了二姨的话,我们心里才彻底放下心来。

可是老朴家的三兄妹就没这么容易放松了,第二天就拖家带口的去墓地给老太太上香烧纸,虽然过年过节的这三兄妹都会记得给老太太烧纸,不过他们是否变得孝顺了,我却不得而知,因为他们家里已经没有老人了。不过前几年回去,听舅舅说他们的子女倒是非常孝顺,应该不会再出现残害老人的事情了,老朴家的家风,也算是纠正了过来。

后来我回家之后,二姨特意去我家教训了我一顿,说我太冒险了,这么做也是对鬼神不敬。这老朴家是因为做了亏心事,自己心里发虚,又不敢和别人说,所以才被我们给唬住了。要是换做普通人,早就识破了我们的小伎俩,打的我们满地找牙了。而且如果遇到护犊子(东北方言:偏袒自己孩子)的鬼,那当时就得报复你们。

有了二姨的教训,我后来就再也不敢冒充死人吓唬人了。不过假装闹鬼吓唬人的事,我还是干过的,有机会再讲给你们听吧。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